所在位置: 首頁 > 《鞍山教育》網絡版 > 2018年-6期 > 班主任工作

呵護的“花兒”最美

作者:劉 爽 欄目:2018年-6期 班主任工作

       本學期的某天早上,如往常一樣我來到學校。剛進校門,旁邊的保安大爺便叫我過去。走近一看,一個低著頭,瘦弱的女孩站在一旁。這不是我班的小欣嗎?頓時,心里被疑問填滿:“小欣,你這是怎么啦?”

  小欣從書包里拿出一張紙條遞給我。我連忙打開,只見上面寫著:“班主任,你好!我是小欣爸爸的朋友,小欣爸爸昨天深夜出了車禍。現在在醫院搶救,這幾天就麻煩學校幫忙照顧小欣了”,還留下一個聯系方式。此時我才明白,看著可憐的小欣,心里真不是滋味。我把她帶到辦公室,問她吃早餐沒,她搖頭,便拉開抽屜找出了一些平時準備的餅干和牛奶給她。

  說到小欣,我和她相處三年。

  三年前,也就是她剛來我校讀一年級時, 她便顯出與其他女孩子的不同:頭發凌亂、身穿偏大又臟的衣服,背著一個破爛不堪的書包。從她的穿戴,對她的家庭或多或少有一些猜想。學習方面,小欣時常拖欠作業,上課也不愛積極發言,平時也不愿多說話。有時找她談話,由于她語言表達能力差,很多時候不能理解她的意思,只能猜出個大概。幾次電話聯系她的父親,他只說,小欣他一人帶,沒有媽媽。其他方面不愿交代。出于理解,我也不過多去了解。

  此后,對她的關注自然也多了些,就這樣三年過去了。

  今天突發這樣的事情,一時間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,便把此事匯報給校長。根據學校的實際情況,學校無法照顧小欣這幾天的起居。由誰照顧小欣便成了棘手的問題。校長撥通紙條上的手機號碼,接電話的正是小欣爸爸的朋友。校長了解到小欣爸爸依然是昏迷中,也告知了學校的情況,無法答應他的請求,對方也表示理解,并說明小欣暫時由他照顧。

  放下電話后,校長讓我在下午放學時去小欣家一趟,了解實際情況。下午放學后,我隨小欣一同步行去她家,走了將近半小時的路程。小欣非常高興地告訴我:“老師,我家到了。”說完便拔腿快跑,停在一間平房外,從胸前掏出一把鑰匙,開門便進去了。我站在門外,觀察小欣的家。鐵門剛上過漆,漆桶和刷子七零八落放在門口旁。往里一望,黑乎乎一片,我叫著小欣的名字走了進去。客廳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,隨意擺放著紙箱和一些物品,地上滿是垃圾,雖然貼有地磚,但看上去更臟。小欣在房里喊了我一聲,我走上前問了一句:“這是你房間嗎?”她點了頭。我端詳了小欣的房間,衛生真的太差了,零食袋、廢紙隨處可見。我再到旁邊的房間一看,情況同樣如此糟糕。只是地上多了許多橫七豎八的酒瓶,不言而喻,這肯定是小欣爸爸的房間。

  我把小欣叫了出來,告知她要學會打掃衛生和收拾房間,垃圾不能隨地扔,每天要打掃房子等。我問她今晚在哪里住,她說就在家里。我不由得擔心她的安全,而她卻說:“老師,爸爸平時都是上晚班,我都是一個人睡,我不害怕。爸爸讓我鎖好門,有人敲門也不要開,他每次都這樣跟我說。”平時寡言的小欣,一下子說了這么多,讓我有點吃驚。特殊的環境讓本該天真的孩子提前經歷很多挫折。

  這時,來了一位老奶奶,小欣上去抱住了她。跟這位老奶奶交談得知,小欣從小就喜歡去她家玩耍,也喜歡端著飯碗到她那吃飯,她告訴我,小欣爸爸的朋友給了她 120 元,這幾天由她照顧小欣的飲食。我感謝老奶奶的幫助,并多次強調一定要照看好小欣的安全。老奶奶欣然答應。臨走前我再次交代小欣要鎖好門窗,一定不要讓陌生人進來,有什么突發事情要大聲呼救。

  此后,每天早上和下午, 我必然要到班上走一趟,清點班級人數,特別是小欣,更關注她的一言一行。每周五的下午,我定會去小欣家一趟,教她收拾房屋,安全使用煤氣等,直到她父親出院。

  可能與小欣的接觸多了,每當在學校遇見我,都會親切叫一聲“老師好”。課間小欣還時常和同學們一起玩跳繩、“抓人”等游戲,性格上開朗了許多。

  一天早上,小欣激動地跑過來對我說:“老師,昨天我媽媽回來了。她給我買了許多好吃的,還給我買了條裙子,讓我過年時穿。”我問她:“你媽媽常回來嗎?”她說:“很久很久才來一次。”我接著問:“她為什么不住在家里?”她低著頭說:“不知道。”對于小欣的媽媽,小欣的爸爸根本不愿透露太多信息。從小欣的神情可以看出她媽媽的出現給她帶來多大的喜悅,她是多么需要母親的疼愛和照顧,可是這種幸福感卻成了一種奢侈。我把小欣拉到身旁說:“小欣,媽媽希望你每天都能開心地上學,認真讀書,并幫爸爸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務活。你要學會扎頭發,漂漂亮亮地上學。下次她回來,一定會表揚你的,知道嗎?”小欣點了點頭,答應我她能做到。以后的小欣,雖然頭發扎得歪歪扭扭,但比以前干凈好看多了,衣服也穿得比較整潔, 臉上不再是白一塊、黑一塊。我常常對她說:“今天小欣真漂亮。”

  小欣生長在一個單親家庭,家里的衛生沒有媽媽的打理,一塌糊涂; 沒有媽媽的照顧,小欣也邋邋遢遢地上學,她是多么希望媽媽能陪伴她成長。她爸爸平時上班忙,又是一個大男人,壓根不懂得照顧好這朵“花兒”,才讓小欣變得這么內向,沉默寡言。

  假如,她有一個完整的家,能和其他同學一樣快樂成長,她的心里一定會充滿著陽光,充滿著溫馨。我是老師,是小欣的班主任,一定意義上也是陪伴小欣成長的伙伴。我想,如果我當初對小欣的遭遇視而不見,沒有去關心她,去安慰她,她可能仍是一個內向、不表現自己、不合群的女孩。

  在教育第一線的我們,總能遇到這樣那樣的學生,通過小欣這件事,我反省了自己,認為對學生許多地方了解的不夠。要真正走進孩子的心靈,得需知道他們的家庭情況,了解他們的內心想法,多和他溝通、交流,更需多欣賞,多鼓勵,多肯定,讓自己成為他們的朋友。

  每朵成長的“花兒”都需要父母、老師、社會的呵護,唯有這樣,“花兒”才會綻放得更美。

該文章已被閱讀 次。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6月23日老时时彩